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士全书 > 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广义节录 > 雷诛赌逆

search?keys=中国的体育大学排名

雷诛赌逆(先大人笔记)

【原文】湖州南浔镇,有寡妇之子好赌,一日负钱莫偿,欲母典衣与之。母云,吾欲往汝姊家,且穿到,与汝可也。子遂为母驾舟而往。母素惜衣,欲待登岸而后服。子疑母之弗与也,怒与母角,沉之于河。返未一里,殷殷然闻雷声,急抵家,谓妻曰,速以大缸盖吾。妻问故,不答,乃强从之。而雷声甚细,终未震也。有顷,妻见缸边血水流出,怪甚,启视之,夫已无首,但鲜血淋漓。惊唤邻里至,人皆谓其谋害,故为诳语。乃驾舟候其姑至,欲鸣之官。舟至半途,有物碍楫,乃一女尸浮起,手执人头,发挽指上。细视之,尸即其母,而头即其子。始悟其母为子所害,而释其妇。[按]害母者,固犲虎之不若。究其祸根,乃因负钱而始。然则赌博之为祸,亦烈矣,安得长民者,痛除其弊乎。

【译白】浙江湖州南浔镇有一寡妇的儿子好赌,有一天赌输了没钱还,回家让母亲典当衣服给他还债。母亲说:“我要去你姐姐家,这衣服让我穿到后,再给你。”儿子就为母亲驾船前往。母亲平时很爱惜衣服,想要等登岸后再穿在身上。儿子怀疑母亲不想给他,怒气冲冲与母亲争吵,最后竟把母亲沉入河中。这逆子返回不到一里,就听到雷声殷殷响起,疾速回家,对妻说:“赶快用大缸盖我。”妻问怎么回事。他也不答。妻只好勉强听从。而雷声很细,并不曾震击。可是过了一会儿,妻见缸边有血水流出,感到很奇怪,启开大缸一看,丈夫已没有头颅,只见鲜血淋漓,便惊慌地呼唤邻里来,众人都认为是她谋杀亲夫,故意编造谎言。便驾船等候其婆婆回家,要将她告到官府去。船行至半途,忽然有物碰到船桨,原是一具女尸,手里执着一颗人头,头发挽在手指上。仔细一看,女尸即是其母,而头即是其子。众人这才明白其母为子所害,就释放了其媳妇。[按]害母之人,固然是连豺狼虎豹都不如。而追究其祸根,是因输钱而开始。可见由赌博而产生的祸患也太严重了。不知何时各地的官吏能根除赌博之流弊呢?

摘自安士全书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广义节录:雷诛赌逆

看网友对 雷诛赌逆 的精彩评论

恒彩娱乐最稳定的博彩平台网址 大富豪代理合作模式 酷游体育推单 耀世娱乐世界杯观看网址 众赢国际世界杯报单平台网址
红旗娱乐足球比赛玩法 AG电子世界杯彩票网址 恩佐娱乐巴提杯 金玉满堂世界杯平台代理 奇亿娱乐世界杯足球比赛
瓦利游戏世界杯体育网址 bet365世界杯代理注册网址 新纪娱乐六合彩报单平台网站 木姐德国球队网址 万和城最靠谱的博彩平台
威尼斯人赌场德甲 和天下代理模式 飞机世界杯投注网址 摩登7九州娱乐官网网站 万能字足球推单